男子买黑彩2月输1000万 2辆豪车3套房全押银行(二 文章来源: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   2018-07-27 16:13

  如果购买了黑彩后第二天不按规定付钱怎么办?面对这个问题,张民微微一笑,表情显示丝毫不担心这种事情的发生。他说,黑彩的“规矩”要比严格得多。 “客户通常都是关系介绍的!”他对每个客户都会建档,对客户的姓名、家庭住址、工作单位、偿还能力做出准确评估。通过评估认为没有偿还能力的客户,是不会为其代理的。其次,他的每个客户都有担保人,他会在彩金中给担保人一些好处,但担保人必须为客户承担责任。如果客户不能承担偿还能力,就由担保人偿还。第三,只要是职业彩民,是不会托欠彩金的。“我们是需要彩民的投注,但他们更需要我们!”他讲,找到有信誉的彩民难,但是彩民想找到一个有信誉的庄家也不容易。如果按约定时间没有收到彩民的彩金,他就会拒绝为该彩民提供“报号”服务。

  他透露,许多服务器都在海外,IP也可以经常变动,很难被查到。究竟有多少人在买黑彩?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统计,但张民讲,有几个数字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,“有的平台一天的交易量就在几千万以上,无法预测这个蛋糕有多大。客户群的年龄段一般都在40岁以上,有家有业,也有一定的财富积累。”

  虽然购买彩票的时候讲诚信,但如果你真的中了大奖,庄家就很难做到诚信了。家住哈市的张先生曾经做过庄家。张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,他本来是为庄家做二级代理的。有时候看着彩民报上来的号几个月也中不上,他就想干脆自己不往上报了,把报上来的号“吃掉”,自己做庄。“我做了3个多月的庄家,这3个多月里,每天都能收上来不少钱,但最紧张的就是每天出号码的时候。后来我收到了一笔大单,一个彩民拿2万元买了几组号码,结果有个号当天真中了,当我看到这一结果的时候,脑袋‘嗡’地一下,这一赔就是200多万啊,我哪赔得起啊,所以只能玩‘消失’!”他对记者说:“彩民有时连庄家是谁都不知道,如果真中了大奖,庄家根本不会给钱!”

  “买黑彩就是一场赌搏,搏的是心智,也是资本!”张先生现在见惯了输赢,身边的朋友一天输个万八千是常事,他也曾经看一个朋友一晚上输了三万多。而最吸引人买黑彩的,是因为赔率比官方高出近10倍。他讲,买黑彩就像在吸毒,花10块钱就可以有近万元的回报,让人很难拒绝。

  “有钱的人、嗜赌的人、疯狂的人都喜欢玩‘单飞’,下注大得惊人。”张先生说,所谓单飞也就是光押一个数字,如果开奖后的一组数字中,只要包含这个数字,就有5倍的赔率。有一次,有一位客户在一个数字上一次就押了20万元钱,中奖后,有100万的奖金。然而,没有想到庄家却因此输跑了。而他却没有醒悟,又换了一个庄家接着玩。“很多人往往没办法控制自己,陷进去可能就爬不出来了。”

  黑彩与公彩相伴而生,成为庞大的地下经济。公、的比例,一般保守的估计是4:6,40%的人买公彩,60%的人玩黑彩,甚至有人认为是2:8。在和公彩的较量中,公彩四面受敌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黑龙江省曾发布过多个文件取缔黑彩,也召开过多次会议专门研究打击黑彩,同时还多次组织大规模扫荡和专项治理活动,严肃处理了一些黑彩经营者。 然而黑彩却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反而泛滥成灾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  据业内人士介绍,黑彩经多年发展,已形成稳定销售网络和庞大的关系网,有一定抗风险能力。首先,原先卖黑彩的都是开着门作生意,谁来买都卖,容易被人举报。现如今,庄家则完全通过网络进行交易,而且客户通常都是关系介绍来的,只需要电话进行报号,大盘上均可体现所打的注,而服务器又设在国外,交易不容易被发现。

  第二,法律对黑彩打击力度不够也是黑彩泛滥的主要原因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法》第七十条规定:以营利为目的,为提供条件的,或者参与赌资较大的,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;情节严重的,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,并处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。这样的打击力度根本不能对黑彩活动起到震慑作用。在暴利的驱使下,风声一过,黑彩老板便马上雇佣人手,组织销售,不少代销人员交完罚款从拘留所出来后又继续做老本行。另外,黑彩每日的“打盘”地点均设在各个小区民宅内,甚至是街头、饭店等地,通常是用笔记本电脑使用无线上网,流动性大,查找困难。

  对于“黑彩”问题,黑龙江省福彩中心市场部负责打击工作的高先生告诉记者,发行福利彩票是党中央、国务院赋予民政部门的一项特殊职能,其目的是通过有奖募捐的形式筹集福利资金,发展社会福利和社会救助事业,发行宗旨是“扶老、助残、救孤、济困、赈灾”。然而,由于黑彩的出现,仅3D游戏每天至少被非法彩票截留侵吞钱款100万元以上。黑彩缺乏直接监管,彩民利益毫无保障,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。目前,非法销售黑彩的行为已经从彩站内向彩站外转移,而且采用电话联系,取证很难。

  自从黑龙江省福彩中心官网公布了打击的举报电话后,每周都会接到彩民被骗的举报电话。他们都是玩黑彩的彩民,被销售黑彩的非法分子骗走大量钱财。面对这种情况,福彩中心只能提醒广民,切莫陷入“黑彩”的泥潭。

  “彩民在站点里看号,然后出去打,销量能不下滑吗?”辽宁省开原市站主杨庆华很无奈。今年5月份出现了一种奇怪现象,虽然站点每晚关机前人都很多,但很多彩民商讨完号码后却不打票,而是三五成群钻进站点对面的蛋糕店,细察之下原来是蛋糕店的小老板成了的下线块都保不了。”杨庆华原本以为经营投注站会有一份稳定收入,如今却饱受冲击,站点电脑票销量缩水了50%,加上房租、水电等经营成本的压力,杨庆华感觉入不敷出,甚至一度有放弃经营的打算,而他也得知铁岭近三个月转兑机器的消息也逐渐增多。

  吉林省长春市站主曲开山同样对深恶痛绝,“一到销售高峰期,就有陌生面孔在站点里同彩民小声嘀咕,拉彩民买‘黑彩’。”此外,曲开山还多次受到的,有好几次身边的人暗示他给“公司”和地下庄家做下线,承诺给予其较高的代销返点,都被他严词拒绝。

  不断“蚕食”投注站,在东北各大省会城市体现尤为明显,使作为彩票市场“根基”的投注站面临严峻考验。

  曾参与过买卖的赵刚(化名)向记者谈起了他所经历的衍变史,从2003年站主利用代销费提高返奖奖金,到3D和排列3上市后缩水有偿服务,再从2005年服务费和彩票款,至2006年末独立于公彩的阶段,他将的发展归纳为四个阶段。

  2003年末,东北地区的投注站主开始利用代销费提高返奖的方式恶性竞争力。一般情况下,彩票发行机构将投注站彩票销量的一部分作为代销费返给站主,站主利用代销费私自提高返奖奖金,这种方式多对于购买额度大的彩民。赵刚在这一时期开始购买彩票,并且经常到“实惠”大的投注站去买,他认为这种形式称不上,规模也不大,只是为数不多脑子“活泛”的站主在做。

  2004年,缩水软件成为很多投注站经营的“法宝”。投注站利用缩水软件过滤优化数字型彩票号码,并向彩民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作为盈利手段。更有甚者,如果缩水缩掉了彩民所选的号码,站点则赔偿彩民,这就更加吸引彩民,而这种情况对于站点来说,只是少数情况,总的来说并不影响站点的缩水收入。“缩水软件为的产生创造了条件,生产软件的行业公司起先通过销售软件开展业务,后来发展成免费提供软件并同站点按比例分配服务费。”赵刚对记者说。

  在缩水服务的基础上,又出现了彩民将投注和缩水一体化的购买方式,以少于第二阶段的服务金额,同时享有购票和服务的双项利益,站点已微盈利博得更多大额投注,吸引更多人的加入,实现“薄利多销”。前三阶段已经有专门的公司来进行操作,尤其是自缩水服务的出现,此类公司更加规模化发展。因为此类公司的资金规模雄厚,能承担一定的赔付风险,所以,更多站点愿意依附在其下进行此类活动,获取暴利。这类公司呈金字塔结构,由塔顶的总公司、塔中的省代理和市代理、以及塔底的投注站构成,按照比例逐级抽取金额。当北京某公司在向东北地区“扩军”时,赵刚就成了他所在东北一座中等城市的市代理。

  进入2006年,此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虽然仍依托公彩开奖,提高返奖奖金,但是前提是不在出票,在销售环节上脱离了彩票发行机构。也就是说,购买者针对某期某玩法进行投注,但是公司并不出具彩票,而是给于一凭证(为了隐蔽操作,逐渐取消凭证),如中奖,公司将兑给高额奖金,如未中奖,购买金额将归公司所有。“这段期间已经变成赤裸的。”赵刚表示,这一时期的发展更加隐蔽,仍以数字型彩票开奖为依据,因其固定赔率、奖金低、组合小庄家承担的风险低,从单码、组选定位到包和值形式多样,并且从依附于投注站逐渐游离出来,以致很多地方泛滥成灾。


返回
有心意 更有新意
欢迎拨打
  
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 版权所有